探秘复活节岛石像: 到底是警示后人还是人类狂欢  

探秘复活节岛石像: 到底是警示后人还是人类狂欢

  去年6月的一个冬夜,复活节岛的西南海滨,而立之年的艺术家何塞·安东尼奥·图基走出只有一个单间的居所,徒步向北,穿越全岛来到阿纳克纳的海岸。这是他人生的一大乐事。传说,一千年前最早来此定居的波利尼西亚人就是从阿纳克纳靠岸的;他们在浩瀚的太平洋上航行了两千多公里,总算把独木舟拖上了陆地。在当年也曾照耀着先人们的星月之下,图基安坐沙滩,凝视着正前方的巨大人像——“摩艾”。它们是先民在好几个世纪前用火山凝灰岩雕刻而成,据说祖先们的魂灵附身于此,受后人祀奉。

  远处不眠的公鸡引吭高鸣,时有犬吠相和。一阵从南极大陆刮来的寒风吹得图基哆嗦起来。他是拉帕努伊人,也就是波利尼西亚血统的原住民;“拉帕努伊”是当地人对复活节岛的称呼。该岛绿草茵茵的山坡和犬牙参差的海岸上散落着数百座摩艾石像,有些身上也许就有图基祖先留下的斧凿痕。阿纳克纳有七座大肚子的石像,端端正正地站在一座16米长的石质平台上,背对太平洋,双臂垂于身侧,头上顶着高高的石帽,叫做“普卡奥”,质地是红色的火山渣。它们停驻于一个久远的年代,凝望着这座僻处远洋的岛屿,然而当图基注视它们的面孔时,胸中却涌起血脉相通之感。“这是种奇怪而充满能量的事物,”他说,“它源自我族的文化。它是拉帕努伊的。”他又摇摇头,“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图为:石像当年是走着去的。”复活节岛的岛民们说。考古学家仍在努力推究当年石像移动的真实过程——以及,它们的由来到底是一场警示后人的环境悲剧,还是一次人类善巧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