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松鬼楼事件真相揭秘

19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劲松楼事件! ……
“劲松鬼楼”本叫“劲松小区”,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劲松鬼楼事件真相揭秘

 

  而在劲松小区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的劲松鬼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

  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

  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从那以后,劲松鬼楼的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劲松鬼楼。

  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效果的,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劲松鬼楼事件真相揭秘
劲松地区发生过怎样的灵异事件?

  劲松小区—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夜间小区里张灯结彩,街头的喷泉会随着音乐吐出各种各样的水柱,地面镶有一排排的玻璃灯罩,向天空打出耀眼的光芒,便道上布满艺术灯塔,从灯柱上的镂空小洞里透出朦胧迷人的杏黄色光晕,已然是童话中的王国。

 北京鬼楼的说法

  居民:探险者夜访真扰民

  社区:那些传说以讹传讹

  在朝内81号院门前,有个朝内社区守望岗的牌子。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朝内81号设立守望岗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探险者进入该楼,一来朝内81号内的两栋老楼严重老化,在楼里走动非常不安全。二来,这两栋楼是有产权单位的,未经允许擅自闯入不妥。

  据介绍,大约在七几年时,民政局的下设单位在此办过公,后来便一直闲置着。至于这两栋老楼的传说,并无太多记载。那些鬼故事更是以讹传讹,故作神秘罢了。

  管理者:老楼即将变新颜

  朝内81号院传达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因为老楼的外表,加上近年来的一些影视剧作品,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吸引了大量探险者。在去年3月份以前,81号院的大铁门是关闭的,那时候总有人翻墙进来。但自从铁门敞开后,神秘感大大降低了,来的人反而少了很多。

  今年年底之前,朝内81号院的老楼即将被彻底翻修,并改建成天主教堂。在正式动工前这段时间,希望探险者们不要再到楼内“探险”,因为这只是一空楼,绝非什么“鬼楼”。

  我家就住在这条北京唯一的申奥示范街上的一座塔楼上。

  欣赏着这么漂亮的小区,有谁会想到二十年前这里还是南城最大的乱坟岗。这里从鬼住到人住,一场人鬼争地大战一直在明争暗斗着。也正因为如此,发生在这片充满现代化的繁荣小区里的许多奇闻怪事总被人们津津乐道着。

  说相声的姜昆、李文华你一定认识吧!他们俩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只不过姜昆家远些,已出了劲松东口,而李老家仅与我家隔三座楼,那是一座五层高的普通红砖居民楼。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从那以后,此楼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此楼。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效果的,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那年我八岁,在这座鬼楼后面的小学校上三年级,在满城风雨时,曾不顾家长的恐吓,和几个胆大的同学偷偷去侦察过此楼。因为楼门朝北开,一进楼道便有阵阵阴风迎面吹来,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那时还没有声控灯,走上几级台阶,楼道灯突然亮了,而此时是白天,并且没有任何人去拉灯绳。几个小孩互相看看,个个都是惊恐万分,不约而同的撒丫子就跑,等跑出楼门,小脸还是煞白,从此上学放学都远远地绕着它走了。经过调查,其实李老家并不住在此楼,而应是在鬼楼后面那座才对,但当时人们为了说明此楼的地理位置,都以‘李文华后面那楼’做为特定代词,随着越传越广,渐渐简化,而概括成李老家那楼了。
劲松鬼楼详细地址

在劲松二区,麦当劳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