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最牛教授,袁世凯登基,他站在教室里骂了整整一节课

辜鸿铭极有语言天赋,精通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葡萄语等多国语言,能将外国话讲得比中国话还要流利。辜鸿铭的一生极富传奇,晚年总结自称“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

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喝洋墨水长大的他回到祖国后,竟然变得比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还要中国人。辜鸿铭脱掉了西装和皮鞋,换上了长袍、蓄起了发辫;扔下了莎士比亚和歌德,捡起了四书五经,对中国传统表现出狂热的爱更是令所有人不可理解。尤其是,清王朝灭亡后,他始终不剪辫子,顽固的将辫子又留了17年,直到他去世。

北大最牛教授,袁世凯登基,他站在教室里骂了整整一节课

蔡元培对这个学长心服口服外带佩服,任北大校长期间力排众议,礼聘辜鸿铭为北大教授。从此,辜鸿铭拖着一根焦黄的小辫在文学院红楼晃来晃去成了北大一景。

罗家伦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学生说:“有没有人想要立刻出名?若要出名,只要在辜先生上楼的时候,背后给他来一剪子,把他的辫子剪掉,我保证明天中外报纸都会刊载这个消息。到那时候,你想不出名都难!”话虽这样讲,却没有一个学生敢付诸行动。原因无它,辜鸿铭气场太强大了,这些年轻的学生只能仰视他。

北大最牛教授,袁世凯登基,他站在教室里骂了整整一节课

辜鸿铭第一次上课,往讲台上一站,一句话不说,台下已经是笑倒一片。老先生也不着急,待大家笑得差不多了,这才慢吞吞地说:“我头上的小辫子,只要一剪刀就能解决问题,可要割掉你们心里的小辫子,那就难了!”话音一落,立即全场肃然,大家全沉默了。

等到辜鸿铭开口讲课,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如行云流水,直讲得天花乱坠,地涌金泉,学生听得如痴如醉,一节课时间悄然间就过去了。

辜鸿铭说话幽默风趣,给学生授课也不装腔作势,而是率性直言、侃侃而谈。今天给学生讲外国大雅、明天讲一节外国国风,后天干脆再来一段洋离骚,讲到得意忘形处,或者一展歌喉唱段小曲,或者从怀里掏出几颗花生糖当众大嚼,下面学生听得大呼过瘾。

北大最牛教授,袁世凯登基,他站在教室里骂了整整一节课

辜鸿铭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上了年纪老而弥坚最喜臧否当世人物。他骂起人妙语连珠脱口而出,下面学生听得血脉贲张、拍案叫绝。袁世凯复辟的时候,辜鸿铭正在北大上课,老头站在课台上,从第一分钟一直骂到下课,学生们拼命鼓掌,等老头掉头去了,仍觉余音袅袅三日不绝。

1916年,袁世凯病逝,北洋政府下令全国停止一切娱乐,举哀三天。辜鸿铭却故意找来一个戏班在家中大开堂会,鼓乐喧天好不热闹。警察找上门来干涉,辜鸿铭却声称“他死我生”,非演不可。从此,将这一天定成了自己的生日。

北大最牛教授,袁世凯登基,他站在教室里骂了整整一节课

辜鸿铭一生最大功绩是将中国儒家文化介绍给了西方人,《四书》他翻译了三部,他声称要用中华文明搜救整个世界。虽然这个愿意落空了,辜鸿铭却赢得了西方人的敬佩与尊重。1913年,辜鸿铭与印度诗人泰戈尔同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虽然年度桂冠最终落在了印度诗人头上,但许多西方人认为,辜鸿铭才是那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东方学者。他们甚至认为“到北京可以不看故宫,不可不看辜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