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李曼,以预防性工作者艾滋病感染为目标的民间组织“苦草”负责人,她经常会到工人村给“毛线鸡”们派发免费避孕套。“毛线鸡”栖身的地方,位于云南个旧工人村。这里曾是繁华所在,是工人阶级为之骄傲的家园。半个世纪过去,工人村成为失意者最后的乐园。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在充斥着下岗者、退休工人、无所事事的失业者的工人村里,“毛线鸡”们反而是为数不多还在“工作”的人。她们卑贱而坚忍地顶着这个名字生存着。李曼有时也会和这些性工作者们聊天,她们许多人不甘于沉沦,但无力选择。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云南个旧工人村社区,这些被称为“毛线鸡”的性工作者在出租房前,一边织毛衣、刺绣,一边等待客人。“10元店”的姐妹们大多有着相似的命运,她们大多曾经历下岗、失业、再就业、再下岗的痛苦循环。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一名性工作者匆匆在巷口照镜子。在等待客人到来的间隙,她们会搬张小凳子坐在巷口,熟练地拿出针线,编织毛衣、十字绣或是足有七层厚、镶着玫瑰花边的鞋垫,完全是居家过日子的神色。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这名叫王红的性工作者在狭窄的出租房里等待客人。她们的居住环境通常比较恶劣。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一名来自贵州的性工作者,在出租房里整理头发。据调查,这样的 性工作者在工人村社区约有500人。

云南个旧工人村红灯区 下岗女工卖淫10元一次

个旧的老火车站周边,有许多小KTV厅,也是当地的“红灯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