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老婆怎么娶? 中国人娶朝鲜美女的后果
      朝鲜不同,朝鲜的漂亮姑娘很多,就有些游客打听如果把她们娶回中国容易吗?
       我小时候看朝鲜电影,觉得朝鲜姑娘很漂亮。后来可以看到韩国的电视连续剧了,发现韩国偶像剧中的美女帅哥才是最优秀的,甚至可以跟高鼻蓝眼的白人媲美。

朝鲜老婆怎么娶? 中国人娶朝鲜美女的后果

朝鲜美女

        但是2001年秋天,行走40国从韩国归来,突然发现我身边的中国姑娘个个都是美女,而7年之后的这个金秋,行走40国从朝鲜回国,又发现中国的男士个个都是帅哥。
        这直观的感受完全受制于我这双亲临其境的眼睛。7年前,当我登上香港飞往汉城的飞机,我那颗看韩国美女的春心就坠机了,因为连千挑万选的空姐都个个是小眼睛,单眼皮。何况其它人?
       走在汉城(当时还是汉城)的大街上,总有细眯小眼的姑娘在我的眼前晃。本来我们亚洲人的眼睛就小,韩国人的眼睛在亚洲人里面又是最小的,可想而知韩国的美容业为什么这么发达了。看看这些韩国女明星整容前的照片,你就会发现,原来女明星装修之前,也都拥有一双细细的小眼睛。
        朝鲜不同,朝鲜的漂亮姑娘很多,她们与南韩的女孩不同,身上透出的是一种淳朴的信息,看到她们在朝鲜收入很低,又不自由。就有些游客打听如果把她们娶回中国容易吗?
        今天在我们的眼里,娶一个外国姑娘,或者是嫁一个外国丈夫不算什么难事,只要双方有爱情,再粗的国境线都可以靠后。
       这也是许多姑娘快步进入小康的一种捷径,但是这一切在朝鲜却是痴人说梦。因为朝鲜规定朝鲜姑娘不能嫁出朝鲜,就算你想嫁出去,也出不去,因为你没有护照,朝鲜不允许国民拥有因私护照。

朝鲜老婆怎么娶? 中国人娶朝鲜美女的后果
朝鲜美女

       主要是怕你们看到了外面自由的世界就不想回朝鲜了。不过金正日自己却有两段涉外婚姻。虽然他的第二个老婆和第三个老婆是本民族的,但是二老婆是韩国的电影明星,也算是海外人士了,三老婆则是从日本到朝鲜的朝侨后代。
        生活窘迫的朝鲜姑娘也渴望一步登天,也想嫁有钱的外国人。但是正常的涉外登记渠道被朝鲜政府封闭之后,她们变想到了非法偷渡。一般偷渡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冬天趁鸭绿江结冰,晚上从江面上偷偷跑过中国去,另一个则是用金钱行贿朝鲜的边防人员。
        如果是哪个中国人看上了某个朝鲜美女,多数是用行贿的方法把她弄回国,百来块人民币就可以得逞。但是多数嫁给中国人的朝鲜新娘都是被人蛇弄过来,嫁给没有钱条件差的中国人的。
        中国这边也是要提供正规的户籍手续才能登记结婚的,因为办不到,很多朝鲜新娘都生了孩子,还是黑户。依然要东躲西藏。
朝鲜老婆怎么娶? 东北村庄的朝鲜媳妇:唯一目的是吃口饱饭

汪清县境内的图门江,处于中朝边境,窄的地方不过十来米。隔河望去,甚至可以看到对岸的朝鲜人在田地里劳作。

朝鲜老婆怎么娶? 中国人娶朝鲜美女的后果 
朝鲜农村


  为了吃饱饭,她们越过中朝边境,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或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汪清县境内的图门江,处于中朝边境,窄的地方不过十来米。隔河望去,甚至可以看到对岸的朝鲜人在田地里劳作。
  吉林延边州汪清县大河村生活着一群朝鲜姑娘,她们为了吃饱饭,越过中朝边境,嫁到这里,形成事实婚姻。
  她们多嫁给了农村的大龄青年或离异者以及残疾人等,很多人孕有子女。
  大河村位于长白山东麓山脚下,处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北部40公里,是汉族、朝鲜族混居的一处村落,距中朝边境100多公里。地广人稀,只一条狭窄的公路与外界相通。
  村长由四强(化名)告诉剥洋葱,自1997年以来,共有10名朝鲜姑娘嫁入村庄。
  这些朝鲜媳妇很能干,也总表现得小心翼翼,很少与人发生矛盾。村民对她们大都充满同情。
  不过,到靠近边界的东北地区生活,往往是朝鲜姑娘的第一步。他们往往会离开,例如去往山东、河南等地。更多的,则经由蒙古或者东南亚国家,去往韩国。
  近20年过去,大河村的朝鲜媳妇逐渐离开:7人去了韩国,1人不知去向,还有1人被遣返。
  今年33岁的崔秀英,成了大河村目前唯一的朝鲜媳妇。
  “这就是我的家”
  崔秀英1米6的个头,身材微胖,长得白净,很难将她与外界通常认为的矮小、面黄肌瘦的朝鲜人形象联系在一起。
  十三年前,20岁的崔秀英和3名朝鲜亲戚从中朝界河图们江趟水进入中国。那天水流比较急,崔秀英和剥洋葱说,水没过了她的脖子,她紧攥着同伴的手,避免被冲走。
  图门江在某些河段非常狭窄,河面仅有10多米宽。
  崔秀英说她在朝鲜有父母和两个弟弟。她读了9年书,学过裁缝,但经济不景气,很难找到工作。20岁时,她决定偷渡到中国,投奔嫁入中国的姨妈。
  姨妈给她说了门亲事,只见了未来丈夫一面,半个月后,她进入大河村卓家。
  卓家在大河村经济条件不算好,种地为生。丈夫卓越(化名)高个子,身体结实,但不善于和人说话。
  这在崔秀英眼中不算多大缺陷。她说一些朝鲜妇女嫁给了盲人、肢体残疾的中国男人。
  卓越的父亲卓立强(化名)向记者表达着对这名朝鲜儿媳妇的满意。
  他说,崔秀英什么活儿都会干,也从不闲着。春天插秧、夏天摘木耳、秋天收粮、冬天做菌包,顶得上个男劳动力。
  卓立强记得,崔秀英刚来家第二天,他和儿子扛着锄头下地,崔秀英自己扛着锄头跟了来。
  有年冬天,大雪没过膝盖,崔秀英非要出门打工做菌包,一天100元,“拦都拦不住”。
  崔秀英的父亲在三年前去世,她通过中介人给在朝鲜的母亲汇去了3000元。母亲告诉她,她在朝鲜的户口已被注销,回不去了。
  崔秀英刚到卓家时,家里耕种20亩地,现在承包了80亩,年收入能到5万元。
  村长由四强说,朝鲜媳妇很少与人争吵,除了一次。
  2006年,村委会召开了一次“朝鲜新娘会议”,村长问她们是否愿意回朝鲜,大家都表示不愿回去。
  有一位朝鲜姑娘很激动,用朝鲜语说了几句话,另一名朝鲜媳妇冲上前给她一巴掌,扭打成一团。
  由四强后来知道,原来那个姑娘说了领导人几句坏话,而另一位朝鲜姑娘认为,国家是有困难,但不能说国家坏话。
  崔秀英没有中国户籍,有被遣返朝鲜的危险,这是卓家的一个心病。
  卓立强说,风声紧时,卓家人整宿轮流睡觉,竖着耳朵听门外声音,一有动静就叫崔秀英躲
  起来。
  这两年,朝鲜人偷渡到中国来的人少了,边防武警到村子里搜查朝鲜人的次数也少了。
  在韩国能过上好日子的传闻,吸引着村中朝鲜新娘陆续去了韩国。
  到2010年,村里只剩下崔秀英一人。有朝鲜新娘临走时,到卓家找崔秀英,劝她一起去,她没走。
  “不想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崔秀英说。
  跑掉的新娘
  过去这些年,村里来了十名朝鲜媳妇,走掉了8名。
  辛大宏(化名)的媳妇方子信(化名)是最早一个走的。走时,儿子不到1岁。
  辛大宏今年45岁,轻度智障。1998年,27岁的辛大宏付了人口中介3000元,娶了37岁的方子信。
  村长由四强向剥洋葱介绍,10名朝鲜姑娘两人嫁给了智障、身体残疾的人,3人嫁给比她们年纪大10岁以上的人。
  辛大宏称,方子信曾告诉他,自己在朝鲜结过婚,丈夫去世了,有两个儿子在当兵。她嫁到辛家的唯一目的是吃口饱饭。
  辛大宏的父亲辛成林(化名)对这门婚事的希望是,媳妇能生个娃给辛家留后,给辛大宏养老。
  辛大宏称,早看出方子信不是踏实过日子的人。很少做家务活,喊她煮饭也不理。她喜欢到朝鲜同伴家串门。邻居不止一次告诉辛大宏,“你家的媳妇留不住。”
  1999年春天,辛大宏下地回来,发现媳妇不见了。到处托人打听,听说是跟另一个男人跑了。没十天,方子信托人传话,想回家。辛大宏让方子信回来了。
  那年冬天,方子信生了个健康的儿子,孩子由辛成林老两口带。2000年春天,因为做饭问题,辛大宏打了方子信一巴掌,方子信说:“不想在这个家过日子了。”
  辛成林称,他知道儿媳妇留不住,给了她100元做路费。方子信走的头年,曾两次回来看儿子,辛大宏说想留她在家,但没说出口。后来方子信再也无音信。
  孩子今年17岁了,没再继续读书。他独自去县城一家汽修厂做学徒,他告诉爷爷,包吃住,一个月1000元,等挣了钱,寄回家。
  谈到孙子,辛成林老泪纵横。他说,他从未埋怨过方子信抛家弃子,她毕竟给辛家留了后。